旌明

在这荒芜的世界

*ooc预警,非正常abo向,刑侦文,无逻辑



*从O变A随时随地就可能发/情湛×由A变B放荡不羁羡



*一到发/情期就哭唧唧求抱涣×后期突然由A变O无发/情期的冷漠澄



*因为《Animal》的世界观太混乱,所以推翻重来


* @砚海 大大的梗



————————————————




卷一·同性患(幻)者   楔子




“叮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让沙发角落里本就蜷缩着的男孩抖动了一下,他整个人随着铃声的节奏大张着嘴喘着气,完全没有了这个年龄的朝气。




他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用微弱的气音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喜欢上我……!”




——如果喜欢一个人是原罪的话。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显示屏上那个已经崩溃男孩,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那么我可能已经在地狱里面了。




——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都是如此爱你……




·




蓝曦臣被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震得耳朵疼,他身上穿着款式最简单的西装,金丝眼镜稳稳当当的架在挺翘的鼻梁上,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从警/局里出来,长短刚好的头发一丝不乱的用发胶固定住,露出光洁的额头,与酒吧里那些留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发型的年轻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环视了一眼四周,因为疯狂的人群微微皱起眉头,在找到金光瑶后就立马迈开了步子,不再贪恋喧闹的气氛。




“二哥,你来啦。”金光瑶将桌上唯一的清水递给蓝曦臣。




“怀桑怎么会想到开酒吧?”蓝曦臣皱着眉头,“你也不阻止他。”




金光瑶愣了愣,随后无奈的笑着说道:“自从大哥走了以后,你真的是跟他越来越像了。现在连训斥怀桑都语气都一模一样了,二哥,你以前可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哥啊!”




蓝曦臣略有些尴尬,掩饰般的喝了一口水,微微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大哥去世这么多年,我就害怕怀桑走不出来,对他自然是上心的。”




“也是,”金光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怀桑现在看着虽然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




“爸爸!爸爸!”一道童声传来,两人同时转过了身子,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带着阿松缓缓走来的秦愫。金光瑶一见他们,立马抛弃了蓝曦臣,快步走上前护着他们不被狂躁的年轻人挤到。蓝曦臣因看见往日冷静的三弟慌张的模样而轻笑出声。




“二哥。”秦愫笑着唤了声,蓝曦臣对这个弟妹印象很好,连忙让她坐下。秦愫没推辞,搂着阿松入了坐。




金光瑶挑的这个位置偏僻,没有光影也没人来打扰,估计就连聂怀桑短时间内都找不到他们,倒是难为秦愫带着阿松这个孩子转遍整个酒吧才到了这里。




“话说起来,怀桑不是说还叫了云梦的两位吗?怎么没见他们?”金光瑶一边喂阿松吃西瓜,一边问道。




“是说晚吟和无羡吗?”蓝曦臣反问道。金光瑶愣了愣,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二哥你和他们很熟吗?叫的这样亲密。”




“他们俩原先在云深不知处做过交换生,当时作为还未分化的少年,可比当初的我和大哥有潜力,所以我就主动上去打了个招呼。”




“很少听二哥你这样夸过人呢。”金光瑶笑着摇了摇头,兀自用纸巾擦着手指上的西瓜汁液。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蓝曦臣将见了底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况且他们两个人今年刚刚转来总局。”




金光瑶连忙焦急的问:“我怎么不知道?总局出事了吗?怎么从云梦调人?我用不用回去报告?”秦愫听闻,立马绷直了身子,脸上的落寞足以让蓝曦臣瞅见。他笑了笑劝道:“不用了,好不容易给你的假期呢。而且最近大哥这事儿的风头也没过,你先避避嫌。”




“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还怕他们说我杀了大哥吗?可笑至极!”




蓝曦臣叹了口气,刚想继续劝一下金光瑶,却被裤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打断了思路。他立马接起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清亮而冷漠:“蓝曦臣,建设街濮院小区37号楼一单元201,发生命案。”




“晚吟?”蓝曦臣不确定的唤了一声。那声音顿了顿,过了会儿才隐约带着怒意说道:“蓝曦臣,别这么叫我!我们应该没有这么熟,你这个法医如果不快点过来,尸/体就要烂了!”




蓝曦臣抱歉的对着金光瑶一家笑了笑,在金光瑶回了一个‘知道’的手势后就立马冲出了酒吧。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的背影,微微有些愣神,秦愫很识趣的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又拿给了阿松一块西瓜。金光瑶余光瞥见,厉声道:“他今天吃的够多了。”




“可是阿松他好像很喜欢吃西瓜……”




“回家路上再买就好了,聂家的东西你也敢让阿松吃这么多?”说曹操,曹操就到,远处的聂怀桑大喊着冲了过来:“三哥!三嫂!你们来的真早!怎么不见其他人呢?”




金光瑶没有再去管秦愫,反而对着聂怀桑笑了起来,解释道:“局里有事,二哥才走,云梦那两位怕是也来不了了。今天估计又是咱们哥俩一醉方休了。”




聂怀桑听着金光瑶的话,脸上的笑容咧得更大了:“我就喜欢跟三哥喝酒!尽兴!魏婴和江澄太能拼,二哥和他家弟弟又不碰这个,只有三哥,和我最投缘。”




秦愫听不见金光瑶又说了什么,她现在只觉得眼前这两个人无比可怕,她稍一不注意就会被吞吃入腹——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永远戴着面具,与最厌恶的人互相吹捧。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阿松已经吃完了秦愫拿给他的西瓜。趁着秦愫不注意,又拿了一块吃起来。








01.




姑苏闻名于世有三个原因:入口香烈的名酒天子笑、培养出许多人才的军校云深不知处、警/局里战斗力和智商爆表的双璧。




云梦闻名于世也有三个原因:满池莲花和莲藕的‘5A级景区’莲花坞、能把人逼疯的辣菜,莲花坞里只会捣蛋的双杰。






说起这双璧和双杰,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现在隶属于姑苏、云梦、兰陵、岐山、清河五大地界中心的总局,是总局建立十几年来唯一批准的特殊小组——


直白点来说,他们查的案子,都是命案而且极其蹊跷,总局所有部门他们可以随意调遣,除了局长,他们就是权利最大的四个人了。




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特权,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虽然总局里面不收omega和beta,但是像他们四个这样强悍的alpha也是很罕见了。




蓝家的两人自不必说,一位是当初云深不知处的‘三尊’之一蓝曦臣,一位是总局副局长蓝启仁的得意子弟蓝忘机,且都有蓝家怪力傍身,在格斗方面几乎就从没输过。而蓝家却注重雅正,不能随意动武,所以这两兄弟遵从了蓝启仁的意思,一个变成了法医,一个是心理专家——都是靠智商来秒杀众人。





云梦的两位能号称双杰肯定也是有本事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经常拌嘴甚至动起手来,可是默契度却高达百分之百,在云深不知处每次的模拟卧底任务,只要这两个人合作,其他人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而且就算分开,两个人也是不好惹的,江澄此人脾气暴躁,一手鞭子耍的出神入化,指哪打哪,比枪还使得溜。而魏无羡,单看他在云深不知处做交换生时敢去招惹蓝忘机,并引得这位素来以冷静闻名的蓝二公子破了校训一齐与他受罚就得见,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于是这四个优秀的人才,便在蓝启仁的大手一挥下聚在了一起。




江澄和蓝忘机属于天生看不对眼的类型,连带着他对蓝曦臣也没什么好脸色,就算有魏无羡这个气氛调节的人在,也没办法让江澄说一句软话,于是渐渐的,四个人这个特殊小组也只是名存实亡罢了,江澄每天上班时看着蓝家兄弟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就越发烦躁,不屑的想到: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特殊案件。




他很快就被打脸了,因为这次发现的命案真TM不是一般的诡异。




这事扯到了蓝家另外两位小辈,蓝思追和蓝景仪。两个人现在不过十七岁,平日里与江澄和魏无羡的侄子金凌玩的也挺好,所以江澄和魏无羡就怕这案件和金凌再扯上关系——这可是江厌离和金子轩留个他们俩唯一的一个嘱托了。




江澄和魏无羡到达现场的时候,蓝忘机已经穿着脚套站到房子正中间去了。蓝忘机大概是从家里一通电话叫出来的,身上穿着很是休闲,在这降了温的夜晚还显得有些单薄。


魏无羡没忍住,脱下身上的外套,刚想进去递给他,就被蓝忘机冷冷的话语制止:“别破坏现场,在外面站着。”末了,看了看魏无羡不平的脸庞,略微不自在的补了句:“我不冷,你穿着就行,别感冒。”




“欸,江澄,”魏无羡拿胳膊肘捣了捣旁边的发小,“蓝湛今儿怎么回事,还关心起我来了?”




“呵,我怎么没看出你有受虐倾向?非得让人骂你一句才算完?”江澄的嘴自然是不饶人的,魏无羡听了这么久却也习惯了,倒是蓝忘机皱起了眉头,回头看向江澄,似乎要开口反驳,结果他还一句话没说,就被自家兄长打断了——“忘机,无羡,晚吟,我来了。”




魏无羡一听这称呼就笑喷了,江澄握紧了拳头,要不是顾忌着正事,他恐怕要跟蓝曦臣打一架。




“蓝大法医可真忙啊,这都多久了才出现,快穿上脚套和你弟弟一起破案去吧!”江澄毫不客气的将蓝曦臣的工具箱扔到他怀里,撇过了头。


蓝曦臣也没闹,做好准备后就走进了案发现场,他的弟弟正在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墙壁,于是他也就站在了旁边,然而只看了一眼,他就立马严肃了起来。




“忘机,这是……”“碎尸。”




是的,那墙壁仔细看便会发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按理来说,普通人家的墙壁都是白色的,可这面墙却被刷成了红色,乍一眼往上去先是不舒服再就是透骨的寒气,而当你仔细的看时,就会觉得墙壁的正中央有双眼在盯着你——那里可不是什么装饰品,就是一双完整的、人类的双眼。




那双眼埋得不算深,不过被刷了层油漆所以自然不容易看出来,而当油漆脱落,却是令人毛骨悚然。不仅如此,在那双眼的下面,还有一根断指,那断指竖着朝向眼睛看起来就像是……




蓝曦臣猛的看向蓝忘机,与此同时,他的弟弟也看向了他。蓝曦臣迟疑许久,将自己的右手食指覆盖到了嘴巴上面,他看着蓝忘机微微抖动的瞳孔,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眼睛下面是鼻子,再下面就是嘴巴了,而那根断指好巧不巧,就偏偏按照人脸的黄金比例,摆在了嘴巴那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让其他人噤声的动作——让谁噤声呢?




蓝曦臣和蓝忘机他们并不知道尸体其他部分在这墙壁的那里,不敢贸然砸墙,于是他们俩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外面正在互相打趣的云梦双杰。




而当江澄和魏无羡拿着小铲子,一下下刮着墙壁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现在是在这里找尸体。




“艹!”江澄没忍住,爆了句脏话,手下的动作也开始用力,俨然将眼前的墙壁当成了那蓝家两兄弟。


“晚吟,还是轻点好,万一不小心把尸体某些部位破坏掉,喷出血来就不好了。”江澄看着温和的蓝曦臣,手上的力气甚至愈发的重了,同时扬起下巴来说道:“我就不相信,我会这么倒霉!什么事都让我赶上!”




“噗嗤——”血液喷溅的声音在他们四个警/察耳朵里再熟悉不过。




江澄迷茫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肉块,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液,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他旁边的魏无羡,第一个大笑了起来,他拍着江澄的肩膀,边笑边说:“江澄你行啊!把人家鼻子都铲下去一半!不愧是‘三毒圣手’啊!你可真TM狠!”




江澄气得浑身发抖,魏无羡偏偏还要作死:“师妹,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都忘了,你快再给我重复一遍!我来欣赏一下这大型真香现场!”




“魏无羡!!你给我滚!!谁是你师妹!!!谁TM真香了!!!!”




在魏无羡和江澄这不算帮忙的帮忙下,尸体的碎块总算收拾齐了,被蓝曦臣用大大的医用消毒袋装了起来,带回总局进行拼接,好尽快认清身份。




魏无羡疲惫的靠在江澄身上,迷糊到:“我真是开了眼了,那凶手是怎么想到把命根子和嘴巴放一块的呀?那脑袋埋得也是真够深得,除了眼睛和那根指头好刨一点,其他的可都是要了我这老命了。”




江澄还没来得及开口损上魏无羡几句,蓝忘机就凑了过来,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蓝家有按摩师。”




“卧槽!大佬!求带!我能去你家吗?!”




“魏无羡你矜持一点!”




“两个A矜持什么!走走走蓝二公子,咱们不理这个人,做按摩去!”




蓝忘机看着几乎要挂在自己身上的魏无羡,眼光闪了闪,轻轻应了声好,而身后的江澄在看见蓝忘机的眼神后,差点没叫出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他那还丝毫没有察觉的发小,暗暗骂了句死给,就转头往总局分配给自己和魏无羡的宿舍走去。




他虽然一直知道蓝忘机的心思,可也没想到,蓝忘机还真对魏无羡这个和他性别相同且风流成性的A念了这么久,他原本以为魏无羡回了云梦,蓝忘机就会死心,现在看来,却没这么简单。


不过这事他就算和魏无羡说了,照魏无羡的性子恐怕也不信,况且才出了这么大一起案子,江澄觉得自己还不如闭口不提,反正蓝家人规矩贼多,蓝忘机总不会奸/了魏无羡。




江澄打了个哈欠,想了想赶到时角落里抖得跟个筛糠一样的蓝景仪和双目无神的蓝思追,摇了摇头。




和尸体一起睡了三个月,倒是难为这两个蓝家小辈了。他之前让那个小警员将他们送到了住的比较近的金凌那里,现在想来,估计已经到了。




明日顺便再去总局问问蓝思追和蓝景仪的情况吧。江澄由于疲倦从而迷迷糊糊的想到——


那小警员好像是姓苏来着。








评论

热度(29)